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回复: 0

那滴滴慈母的泪呵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4脆薄a2f6666 发表于 2020-2-15 08:01:40 |显示全部楼层

那滴滴慈母的泪呵
   

  

  那滴滴慈母的泪呵

  ——马兴伟

白癜风疾病怎么进行治疗  

  

  母亲的心是一张慈爱的网

  母亲的泪是一首酸涩的诗

  慈母呵

  躺在用你的爱织成的网里

  我该如何体味你那份垂泪的痛楚?

    

  ---题记

    

  我对母亲了解得并不多。这不是指她的生活历程,而是指她的心思。母亲就像一头任劳任怨的老牛,用她的耐性和勤恳编织着我们一家子的安祥梦。母亲极少表达自己。即使在她很心伤、很疲累的时候患上白癜风可适当吃鸡蛋,她也只是坐在床前的板登上,把那时还幼小的我搂在怀里,轻轻抚摸我的头发。眼中晶晶亮亮的,是一些酸涩的泪水。但它们不流下来。往往母亲一掉头,那些装满她眼眶的酸楚便给她抹去了。她依然一言不发,让我在她怀里静静睡去。然后等我睁开眼时,母亲又在厨房的里里外外忙碌了。

  光阴一点一滴,如门前那条河里的水流,川川不息地流淌着。母亲的背影逐渐显得瘦削了,母亲的两鬓,已映上了数缕雪样的白霜。此时父亲已经体弱多病,不能再去劳动了。而哥哥生意场上的崩溃,更是使得投资出所有在他身上的家庭,空徒四壁。一家的重担完完全全压在了劳累多年末曾稍歇过的母亲身上。而我那欠了三个月还没交去的高中学费,便成了母亲日夜难眠的一块心病。

  太阳躲到了浓云背后,整个天地一片阴沉沉的,好像没有一点生气。山村的世界是寂静的。但刚从县城学校回来的我,心中却并不平静。那阴沉沉的天,那浓浓泛黑的云,都在我心中投下一抹沉重的痛。我不知道出去找姨丈借钱的母亲,能否为我筹集到一点学费,我不知道刚刚徒步五里去姐夫家空手而归的母亲,她那依然带笑的脸庞,是否能维持到去姨丈家回来的那一刻。

  我就这样站在院子中,焦急地等待母亲的归来。门前一条黄狗懒洋洋地躺着,头顶几只燕子无声地翩飞。我在心底不停地盼着,念着,祷告着。因为这是最后一个可以借钱的地方了。其它能借的主,早已被哥哥的有借无还吓跑了。如果这次再不能借到钱,我就将面临失学的痛苦。我不想承受这痛苦。而向来倔强的母亲,虽然我知道她依然是不会流泪的,她依然会如多年前一般,把头往旁边一转,抹去她那眼眶中的泪珠。但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会很责怪她自己,会和我一样痛苦的。

  天依然这么阴沉着。门前的黄狗忽然动了一动,站起身来跑了。门口母亲的身影那般疲惫地转现出来。她的一双脚,似灌铅一般,沉重得好似迈不过那低低的门槛。我忙迎上去,伸出我的双手,要去扶住母亲。母亲看我伸出的手,忽然一下靠在门沿上,整个人软软的,就这样靠着。我的双手凝在半空。母亲原本被岁月折磨得苍老的脸庞,此时更显得苍老。她鬓角的白霜又添增了许多。眼角的眼尾纹,丝丝邹在了一起,满眶的眼珠在她的眼球中翻滚打转。我的心酸楚了。我感到我的心在滴血。但我依然挤出一丝微笑,装作毫不在意地说:“妈,你别难过了,大不了我不读书了。没什么要紧的。”

  母亲好像虚脱一般,嘴唇动了一动,但终于没说出一句话。忽然,我惊呆了,母亲的泪水像决堤的河流,顺着她被岁月刻划得粗糙的脸庞,一滴滴地涌落出来,一直滑到她的鼻旁,一直滑向她的嘴角。我从没见母亲当我的面流过泪的。可今日,为了我,为了我们这个艰难贫困的家,她``````

  我的眼泪也流出来了,酸酸的,长长的。我不是为自己的失学而落泪。站在疲惫、付尽心力的母亲面前,面对母亲那滴滴清泪,我感到失学是多么不重要的事。而母亲的憔悴和艰辛,却又多么的让我心疼。我恨不得能够立即为她解脱所有的痛楚,让这一切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母亲忽然站直身来,依然如以往一般,转头抹去了所有的泪滴。回过头时,她的脸上已换上了几丝微笑:“儿啊,不用担心,妈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绝不会让你退学。”

  我难过地仰起头,叫:“妈```````”

  母亲像我还小时一般,抚摸着我适合儿童白癜风患者的饮食疗法的头发,说:“儿,你放心读书吧,学费我总会想办法的。” 说时,她的脸上映现一股不放弃的倔强。

  第二天,我又坐车往县城而去,口袋里是一叠十元五元一元的钞票。这是母亲早起到山上挖了地瓜、木薯、芋子,拿到集市上买得的钱。我知道那些农作物其实并没真正到达收获季节的,我也知道这两百多元,其实远远不够学费的,但````````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车窗外疾掠而过的片片村舍、田地、树林,似乎都闪烁着母亲慈爱的眼光,都饱含了母亲滴滴慈爱的清泪```````

    

    

  2004,3、23 于小陶

    

    

  马兴伟

  

   

  联系方式:(Email)jqfyhm88@yahoo.com.cn|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20-2-29 11:5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