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回复: 0

余直的家书 fyx2mrto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非犯之恋 发表于 2019-9-12 18:49:59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有些晚了,好在和料想中一样,在天黑前赶回来了庐江县城,再往南十几公里就到家了。   

     

  “哎哟,都长糊起来了,二姐在家也不知道来清理一下。”妻子抱怨的是门前的这些蒿草,跟屋旁水塘里的水草一样无人理会。   
十年求索光荣绽放

     

  进了屋,余直走到中堂下的条几前,有袖子轻轻擦拭着条几上已经沾满灰尘的两张遗相,又从条几的抽屉里取出了三支祭香,点燃,插在了香炉内。   

     

  “好大的灰,儿子,你站过去点,别呛着。”进了卧室,妻子已经在卧室收拾衣柜,里面都是些陈年旧衣物和旧被褥。   

     

  “被子抱出去透透风,衣服你都收拾出来,等会我拿去烧掉。”余直从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了一袋子老照片,还有父亲遗留下来的一本账簿,初次见到这本账簿的时候他才十六岁。   

     

  余直是老小,老大是长他十五岁的哥哥,另外还有三个姐姐。父亲是一所中学的语文教师,年轻的时候贩过木头,有些积蓄。因为父亲是语文教师的缘故,家中多少有些古文旧籍,余直也对此有所喜好,尤其喜爱那本《儒林外史》。在他十六岁那年,最小的姐姐出嫁了,父亲也在当年盖了这栋三层小楼。可就在次年夏天,余直打架弃学在家,年终,久病卧床的母亲撒手人间。在经历这些变故之后,父亲取出了那本账簿。   

     

  “你晓得我为什么急着要盖这间房子?”父亲点了支烟,一改平日慈眉,“你大哥那会刚学了货车驾照,他那些年也没攒到什么钱,还有你二姐夫想要办个什个加工厂,他们家的家底你也不是不晓得,他们早晚要开这个口,我是想着要给你留点什么,就盖了这房子。”   

     

  “这个账是从你大哥出生开始就记了,你看看,这里是你打架赔人家的,还有你妈妈过丧用掉的。”父亲将账簿翻到了中段,又从屉格内取出了家中的存折,“家里就剩下这些了,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该知道知道。以后别再孬不痴痴的跟人打架了,要学着自己挣钱养自己。”   

     

  “这些书怎么搞好?”妻子从书架上将所有书拿了下来装在了大箱子里。   

     

  “我看看,挑几本带走,其他的就先放在屋里头,以后再讲。”余直翻找着他要的那几本书,其中一本《儒林外史》中间夹了一封信。   

     

  致父广根:   

     

  儿妻不贤,儿亦不孝。许久未能探望您,愿一切安适。因过往旧事,今尤耿耿,率书此信以表北京中科医院治疗白癜风效果怎么样愤愤,……   

     

     

  2003年3月29日   

     

  “父子哪有隔夜仇,他就算做过一些错事那也是为你好。”说话的是余广根的大姐,便是余直的姑妈。   

     

  “你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讲起来叫人寒心。”   

     

  “什么些事情,你讲讲,大妈给你评评。”   

     

  “我老婆刚嫁过来的时候不会煮饭,他非要人家学,学会了他又嫌不好吃,我还讲不得他。”   

     

  “这都是小事,他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   

     

  “关键是他后来让我自己单独开灶到一边去过。”   

     

  “然后呢。”   

     

  “我就自己搭灶台到一边去过了嘛!”   

     

  “这个事情是有点过分咯!”   

     

  “还有大姐那个丫头住我家的时候,当我老婆的面讲了句这么个话:舅妈怎么怀的孩子都掉了,是不是原来打过胎吖。”   

     

  “那丫头还这么精怪啊。”   

     

  “你讲呢,那话本来就不应该讲嘛。”   

     

  “然后呢。”   

     

  “他就非要护那丫头,讲我不该骂她,要我滚,讲这是她噶公家,不是我余直的家。”   

     

  “那都是气话,你也信呐,老头子脾气你又不说不晓得。”   

     

  “还有,还有,你听我跟你讲撒。”   

     

  “我儿子病的时候,他不闻不问,怎么讲也是他孙子吧。”   

     

  “他课多吧,搞不好是忙呢!”   

     

  “忙什么,他那时候都退休了。”   

     

  “他一个老头子,能顾的了自己就不错了,你这个事是怪错了。”   

     

  “烟照样吃,酒也照样喝,他好的很,大姐的小孩有点毛病他就急的跑去看。”   

     

  “都是气话,白癜风的最初症状不至于。”   

     

  “他是讲过不指望我养了。”   

    济南白癜风治疗哪里最好  

  “你当真不养他了?”   

     

  “不养,他自己都讲了不要我养了。”   

     

  “别讲孬话,他做的再不对也是你老子,明天带你老婆一块过来,大妈接你们吃饭。”   

     

  “我已经买了明天的车票,去云南。”   

     

  “听大妈话,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决定。”   

     

  “我已经想了几年了,都是他逼的。”   

     

  “你真不懂事,你等我一会。”   

     

  “这是今年就收了这么一点芝麻,前几天叫你大姑爷去打成了粉,你带着,路上冲着吃,顶饿。”   

     

  收拾了一整天,终于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第二天一早,余直带上妻子和儿子驾车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小卖店。   

     

  “哟,这不是余老师家的老小吗,怎么今年有空回来。”说话的是店里的老板娘。   

     

  “是啊,回来做个清明。”余直拿出了清单。   

     

  “是该常回杭州白癜风治疗哪里最好来走走,来,东西都拿齐了”   

     

  “一起多少钱”   

     

  “哎哟,都是亲戚,轮辈分我还是你表婶呢,还什么钱不钱的。”   

     

  “那怎么行,这些东西也是要成本的。”   

     

  “我儿子已经出来工作了,我不缺这点钱过日子。”   

     

  “这怎么好意思呢,那我先过去了。”   

     

  “等一哈子,这瓶酒你也捎上,老头子就好这个。”   

     

  一切都准备好了,余直便驱车到了土葬墓地区,一家人下车来到了父母亲的坟前。摆放好贡品,捋好黄裱纸,拆开冥钱,点上祭香,一切都做的那么自然。准备好了一切,余直点燃了裱纸,   

     

  从怀里取出了那封信,将信放进了火堆。   

     

  “儿子,过来,冥钱你来烧。”余直将拆好的冥钱递给了儿子。   

     

  “爷爷真的能收到钱吗?”   

     

  “收的到,叫他保佑你平平安安,以后考给个好高中。”   

     

  “认认真真念好书,别听你妈鬼扯!。”   

     

  “你别不信,爸爸过世的时候你不是让你那个道士老表折了编辑评语第一次在网上发文,忘多多点评(作者自评)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9-21 00:3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