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回复: 0

问花 wjnerha2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s8不r相信..前 发表于 2019-9-12 18:31:3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问花   

  “汝,有何愿?”   

  “我……”   

  “说吧,你的愿望!”   

  青年黑色的眸子闪了闪,最后坚定的对着黑暗说出了他的愿望。   

  ……   

  血色的残阳染红了云,化为晕,青年站在山巅,看着和太阳同时升起的弦月,眼角滴落的也是血色!   

  他闭上眼。   

  裹纱深处,天空撕裂,如若睁开一双深红的眼,审视着下界,天和地仿佛在亘古的沉默对峙,更仿佛瞬间就会展开一场交战。   

  风搅黄沙,如云!   

  云起雷霆,破散!   

  看到他的第一眼,她从冥坛上走下,木然,漠然,漫不经心!   

  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在巽风中沉浮,欣喜,若狂,得意忘形!   

  他或许不说话,炙炙的眼神如火般烙印,于是,她皱眉。   

  仙鬓画颜,本不会失色于天空,他知道她不是仙,再看时,她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她从普通的青石阶梯下来,然后蹙眉与他擦肩而过。   

  只要一回头,他就能不再错过,只要伸出手,就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把手放开。   

  “等等!”一只手握住了另一只手,女孩握住的是他的手。她的手很凉,毫无血色的凉!   

  “姑娘何事?”他努力的克制着颤抖,却不回头,指甲早已陷入肉里,把掌纹生生掐断。   

  这时候的天和地都很安静,风吹起发丝,有了一丝冷意。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一点点的冷意,他不自觉的回握了一下,然而,她愣住了!   

  她突然很慌张,但是诧异的没有松开手,也许是他的掌心比较温暖,她也没有回头,就这样问道:“你是谁?”   

  “慕……月生!”他愣了一下,终于想起回答一句。   

  “我们在一起吧!”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但是当话出口以后,她如释负重。   

  他转过身来,看着熟悉的背影,还记得曾经第一次见她也是这般场景,所以现在也还是这般场景。   

  他在努力重现,他和她的昨天!   

  有人在哭泣,仿佛抽泣的孩童一般,如果有一天,这哭声能彻底消失,纵死、也无憾   

  她也转身,把另一只手交到了他的手中,而他并没有真正的复原第一次的邂逅,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笑了,毫无保留!   

  “为什么?”他突然把她拉到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她,亲昵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轻柔的问道:“为什么看上我?”   

  “本小姐看上你了不行么?”这是她的答案,他问过,她也答过,不止一次,再不如第一次真的邂逅的感觉,但是他现在很安心。   

  “哈哈,哈哈哈!”   

  他们一起笑,让对方看到自己最美最诚挚的那一刻!   

  “你是回来找我的吗?”她抽出手来,环上他的腰,身体紧贴着,仰起头认真的看着他。   

  他并没有立即回答,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味道,待他感到她的薄怒之时,马上回答:“当然!”   

  “你……算了!回家!”她作势踢着不知什么树落下的花瓣,却怎么也踢不到,花瓣随风飘荡,行踪不定。   

  “哈哈!”   

  “哈哈,哈哈!”她学着哈哈,第二遍的时候语气加得重了,然后甩开他的手!   

  繁华尽处,寻一处幽静方外,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朝夕相处,安之若素。他不知这是谁的梦想,他现在就只有这种希望。   

  “月生!”她蓦然说了一句,叫他过去,“来这里!”   

  他笑着跟上去,与她并肩,伸手抚平她被风吹乱的青丝。   

  一片花香落在她的手心,她停下脚步,茫然的看了许久,隐约有些不安,突然颤声道:“这花落了!”   

  “嗯!”他轻嗯一声,补充道:“它明年还会有的!”   

  “不!”她忽然有些悲伤,哀怜的叹道:“不会再有的!”   

  “会有,只要我陪着你!”他抚着她的寸寸青丝,绕过指尖,认真而坚定的说:“不管多少次,我都在!”   

  她欢快的笑了,小跑在前面,优美的转着圈,或许是听了他的话,又或许在笑那朵花!   

  她突然附在他耳边说道:“我不后悔!”   

  他不懂,她才不管他懂不懂。   

  走得很远,从清幽古刹下到繁华人间,途中桃花生满树,鸟比翼而栖,她说说闹闹,从没有冷下来。   

  “最近家里又给我说亲了!”她十指紧扣的背手倒走,面着月生笑,总是很开心的模样,不是为什么亲事而高兴,她为的是他在听她说话!   

  风很大,又吹乱了她的头发,她看着眼前飘飘散散的丝线,不理会它遮山西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住自己的眼,继续说道:“那小子似乎是见过我一眼,和你一样没有忘掉!”   

  “哈哈!”月生难得的别过头,脸上有些看不清的红,又走近她的身边,说道:“我忘不了,每一世都能把你娶了,他忘不了只能证明我妻子天下无双!”   

 杭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哪家 她突然伸手捧着月生的脸,眼睛凑的很近,想在他的脸上找出什么东西,最后她很认真的说了一句:“你变了!这么赤裸裸的夸奖让我脸都红了!”   

  月生没说话,但是他不会辩解,因为这本来就很正确。   

  走在街上,夕阳如血,又如结彩半红,为相遇的魔咒牵住红线。   

  ……   

  沉默,可以让人变得清澈,而梦可以让人坚强。他选择了一条路,死也会把它走完,就算死不了,跪着也要走完!   

  黑暗渐渐破碎,虚无弥漫开来,渐渐把空间吞没完毕,青年站在那里,无悲无喜,只是看着虚无连他一起吞噬!   

  “神!”虚无中兀的响起一道声音,荡不开的声音缩小到一个比虚无更加神秘的地方,“我……已经……不想回来了!”   

  “是……吗……?”没有被称为神的东西,只有一道黑影在那个地方叹了口气,幽幽的道:“你……每一次……都这么说!”   

  “咔吱!”   

  门,开了!   

     

  第二节三生   

  “汝,有何愿?”   

  “每一个愿望都能实现?”   

  “不,只有关于时间的愿望。”   

  青年抬起头头,毫不冬日晨曦中飘扬的旗帜——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升旗仪式犹豫的说出了他的愿望。   

  ……   

  时如白鹭,从树枝飞起,待落下时,已不在眼中出现。   

  慕月生和她不在意,可是有人费尽心思,只为能让自己踏入她的生活。   

  树欲静而风不止,而歇息在树上的鸟儿开始啼叫,最后孤单的扑散开来。过去了一些时候,一只鸟从天边飞回,焦急的在树上寻找,它的脚印踩遍了树枝树叶。   

  方姿走在园里青花胸部白癜风要如何治疗能治好呢石铺的小路,看着四处飘洒的花瓣,第一次在家里露出了笑容。   

  在落花远处,一个严妆的美妇立住身回过头,瞥见园内少女芬芳,花落在女孩肩上,有一笑倾城国色!   

 编辑评语  关于最后给儿童白癜风用药时注意什么出现的女孩,并不是我们的主角,她只是在最后一个轮回里,于主角降临之前的主角身体里的灵智,是另一个人。  其实我是想把她们分开的,奈何笔远离白癜风疾病首选中科力尚浅,不能够阐述清楚,实在有些惭愧!  当写完时,回头看了一遍,发觉许多的漏洞,我也不找借口,实在是写不来了,写不出心中的故事,但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成功写出自己心中的一个故事。  最后说一句,写到最后成了神魔,我也很无奈,不是偏爱神魔,而是神魔可以让一切不合理,都变得合理,因为它是神魔嘛!  哈哈!(作者自评)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9-21 00:0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