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回复: 0

爱情转移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小盲女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转移
  

  爱情转移

  ——风吹杨柳

  

  

  “只羡鸳鸯不羡仙”水儿在一遍一遍的念着孤独的诗人写下的孤独的诗篇。

  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天已晚,夜更深,但她并没有睡意,“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她突然有一种喝酒的冲动,这在以前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她认为喝酒是无聊落魄的人在浪费自己本已无聊落拓的生命,可是现在她只想喝酒来填充心中挥不去的空虚。

  “我想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想去寻找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不想把自己有限的青春消耗在爱情上,我认为爱情是甜蜜的是温馨的,但是我更认为青春是充满活力充满激情充满挑战的,所以我不想让青春向爱情妥协,我想开创自己的事业。咱们纵然是有缘但我现在却想让我奉献给我喜欢的事业,我想顶天立地,更想彪炳千秋。长痛不如短痛,爱情是自私的,爱情的尽头更是自私的,请原谅我的自私。”水儿读着雨给她的一封信,最后的一封信。她哭了,她知道雨是一个有闯劲儿的人,在他们两个陶醉在爱情中时她就能感觉出来,只是她那时间只知道爱情,爱情不只是她拥有了雨,更是她的全部。她甚至会猜测有一天雨会离开她,她也模拟了很多种心态准备去面临那一刻,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一阵苍白和无助,人是空的,心更空。但她没有泪,就算是有泪也只能等到无人的时候到无人的地方去流。当她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她甚至为能认识这样的爱人而高兴,甚至想去鼓励他这么做。但是当她真的明白这封信意思的时候她却想不遗余力的去阻拦他,去留住他。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知道纵然是留住了他的人却留不住他那颗骚动的心,既然注定要承受悲剧又何必再让悲剧越演越烈。她看着他走,看着他下定决心但似乎又有所留恋的漠然转身,她希望他回头,但她也知道他不会回头,因为他怕一回头就会回心转意,所以他走了。 无情的把她留在了虫豸欢畅的深夜。四周的虫鸣奏响了一曲歌,一曲悲歌,一曲对他们爱情的葬歌。她这时候才知道寂寞的滋味,一种深入骨髓的可怕的空虚。

  石凳冷,冷得就像是她的心。她默默的站了起来,木然的走向大街,长街如洗,天空依旧明朗,就算在夜间也能猜测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但她的心情阴霾的就像锅底。

  街上无人。夜风吹着路上飘落的梧桐树叶在打着卷儿,一圈一圈的盘旋,让本已凋落暗叹身世悲苦的树叶再次遭受小孩子出现白斑是不是白癜风吹吹打打的折磨。水儿裹了裹衣襟。前面好像有一家小店犹自亮着灯火,好像专门为她这种深夜无眠的人开的。

  她要了一瓶酒,一包花生。走出店门她又茫了,到哪里喝酒?到哪里解忧?但是她稍微想了一下就怪起自己不应该为没地方喝酒而苦恼。既然要喝酒哪里不一样?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喝不更有意思。所以她一下就拧掉瓶盖仰头就把一口酒灌了进去,呛的她差点说不出话,连忙吃了几颗花生才算缓过气来。隔了一会她就感觉到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心里也舒服了,身体也不冷了。她还真想不到喝酒竟然是那么有趣,看来以后要经常喝酒。她又猛灌了一口,这次就感觉好多了,不像上次那么辣也不像上次那么苦了,她愉快的笑了一笑。

  接着往前走,走了一段路她发现更舒服了,身体飘飘的,空空的。当然酒瓶也快空了,她忽然发现她的酒量比她想象中好的多,以前是不敢喝,喝了怕人笑话,所以舌头一沾就感觉要晕,一杯酒好像一杯一样难以下咽。现在敢喝了却发现酒又不够喝了。以前酒是苦的,比最能治病的中药还苦,现在发现酒却是甜的,好像在喝果汁。“哎!事情还是要亲自试一试才知道深浅才知道苦甜。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尝试尽可能多的东西。”她又想起了雨,想起了他们以前甜蜜的生活。她想尝试除了爱情之外任何的东西,但是爱情却在她任何东西都还没来的及尝试的时候让她做了一次热身。世界万物真是奇妙,想什么却得不到什么,不想什么却偏偏要来什么。看来一帆风顺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不但有着天使般的笑容,还有着魔鬼般的讽刺。

  她突然听见有人在叫她,但是叫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美女。她刚才一直在低着头看路,现在抬头一看却发现一个满身酒气眼睛发直说话时舌头都发硬的醉汉在看着她。因酒精而游离的眼神透出炽热的色欲。她吓了一跳,但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她冲那个醉汉笑了一笑,一种媚人的笑,她以前经常给雨这么笑,现在却笑给了这个醉汉。妩媚的笑更勾起了醉汉的欲望,他向水儿伸出了胳膊,不是搀扶水儿的胳膊,而是拥抱她的腰肢。水儿当然比他清醒,最起码没他喝的那么多,所以她很轻松的躲过了。这时她突然虚幻一样感觉到这个人是雨,好像是雨以前喝醉酒的样子,好像感觉到了以前雨喝醉的时候给她的拥抱,她似乎能猜测到雨今天也照样会去喝酒,感觉到雨今天喝醉是因为离开她而借酒消愁以至于醉到这种程度,她仿佛听到了雨在呼唤她让她不要走,听到雨说他离不开她,他时刻都在想着她,每一刻都在思念她。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让她以后过的会好一点。又好像看到雨抱着她,求她,要她。求她原谅,求她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求她忘记他的绝情忘记他的自私忘记他说过的一切伤她心的话。她站着,听着,看着雨,以前雨也是在无聊的时候拉着她去喝酒,又总是每次都喝得大醉,总是在喝醉之后向她诉说他的苦闷和忧郁以及对她的爱恋,又总是许诺着明天会给她买好多好吃的东西带她去好玩的地方去白癜风患者是不是需要注意遗传问题玩,满嘴的酒臭喷脏了她洁白的脸,她每次都忍受着,因为她爱他,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他也爱她,有这就足够了,就足够为他付出一切,忍受一切。所以他不但不会去搬开他充满酒气的脸,反而与他的脸凑的更近。因为他是她的爱人,更是她的全部,不但清醒的时候是她的爱人她的全部,喝醉的时候照样还是她的爱人她的全部。所以她不管搂的是一个明白人还是一个醉猫,她都会甜蜜的睡去。因为梦里不但有他们的爱巢更有他们的未来。所以她希望早点睡去,夜夜好梦,夜夜梦见情人的笑脸。但是现在突然都变了 ,好像是被噩梦惊醒,梦里情人的笑脸突然僵硬又突然撕碎,想要她的不是雨,而是跌跌撞撞的醉汉,想拥抱她的更不是雨,而是粗壮肮脏的醉鬼。她发现现在什么都没有,一切都随着雨的消失而消失,一切都随着雨的离去而烟消云散。幸好她还有酒,还有装酒的酒瓶,所以她带着复仇的快意高高的举起酒瓶用力的砸向了醉汉的脑袋。

  她回来的时候月更明,但是星已稀。她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空,消失在这边的天空却能照亮另一边的黑暗。她突然觉得雨离开她只是想暂时的暗淡爱情而去照亮他的事业。一个男人为了事业而放弃爱情,还有什么不能够原谅的。男人虽然需要爱情的温存,但更需要事业。她突然感觉释然了,她发现雨还是以前的雨,还是没有变,还是很爱很爱她,只是来了一次爱情转移。就像刚才她把复仇的本该砸向雨的酒瓶砸向那个醉汉一样。

  朦胧中她好像感觉自己突然笑了,笑得很甜,甜得就像她和雨之间的第一次吻痕。

  她醒来时觉得头疼如裂,口干舌燥。起来洗涑完毕,然后喝了一杯热牛奶,才感觉好一点。她看了一眼桌子上面她俩的合影,然后轻轻的用一块洁白的手帕盖上,顺手拿起了好久没有看过的专业书籍。她笑笑道:“让我也来一次爱情转移吧。”

    

  

  联系方式:(电话)郑州白癜风有好的治疗方法吗13637674096|(Email)1987-26-lipeng@163.com|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6-16 20:3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