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回复: 0

我们将不会再见了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vwcsz 发表于 2019-6-13 16:24:50 |显示全部楼层

欣把几张手写的短篇放在我面前时,他的目光也黏附在我身上,呈胶着状态,不敢相信他才对另一个女孩追求未果,立刻那痴情的眼又移到我身上来了,非常痴情,虽然我还未想好该怎么应对,但决定权是在自己手里的,先看完他的小说再说。
非常奇幻的描写,唯美的画面:落樱飞雪、轻风薄雾、月色潇洒。我想告诉他,是想象欺骗了他。看看经他加工后的我们那段历史吧,简直和梦一样美,他喜欢骑单车载着我在风中疾驰,我坐在车子前面的横杠上,他就紧紧偎着我,一只手搂着我的腰,我记得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不过是他非常黏人的举动,而他反复地在文中说:我看到的是她的后背,裹在厚厚的衣服里,散发着悲凉的意味,我想紧紧抱着她,驱走那种悲意,很难相信这么柔弱的她怎么承担那种悲凉,我靠着她却无法给她温暖,那种悲凉长在她的意识里,我于是抱得她紧些再紧些,她都有点不耐烦了,我很高兴惹她发火,因为那瞬她暂时忘记了悲凉。而我则看到她的动情的可爱。
我完全不知道他那脑服用甘露聚糖肽后会不会出现副作用袋里怎么装着那么多想法,我那是心冷如铁,才不悲凉呢。我想起了他一次次惹我发火的景象,每次我都快崩溃了,那时我多想摆脱他而后快,至今想起来,我仍然无法忍受他的神经质,所以我决不会重蹈覆辙。想到这里,我坚决地扑灭了他目光中的烈火。把他的稿子还给他。看到他失落的样子,或许他改变了呢,况且我们是有基础的,然而我还是决定不冒险行事。
但我心里却有一股悲凉(见鬼,真成他说的了),我飞快地骑车去学校,快迟到了,路过校门时,看到李老师正带领着学生做课间呢,摆手摆脚的,还挺有难度。等我把自行车放回车棚,再回来时,欣和宇都在同老师做工艺品呢,在一个大方容器里盛满着沙子,他们用各种染色的小石子摆成各种图形(在沙的背景里),我治疗白癜风权威的医院绕着圈子,换角度去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图形,噢,这个是一男一女这个是福字吗?这又是什么东西,根本看不出来。欣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感觉得到。李老师命令他小组的同学说:重做!于是我很得意地走开了。欣在背后低低地对着宇说:其实她对此很精通的。宇一脸诧异:真的假的。而我只管大步走开。
快到教室门口时,欣和宇已经先到了,我看到欣穿北京治疗白癜风不复发的医院了一件黑色法袍,他轻轻一挥,变出来一张木头椅子,叫宇搬进教室,宇非常惊讶,这时听到欣说:这算什么呢,这间教室也是我变出来的。
我这下明白了,他根本就是个自大的魔头,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达目的不罢休,我真庆幸我没上他的当,我赶快地转身跑开了。
终究过去就是过去了,我不期望人们能有什么大的改变,再见,欣,我们绝不会再见了。         





 (散文编辑:可儿)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8-25 02:2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