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回复: 0

回忆童年(一)[下]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一瞬间 发表于 2019-3-15 20:38:1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童年(一)[下]
  

  回忆童年(一)[下]

  ——冷雪峰

  

  

    

    

  儿时的记忆(下)

    

  历史不能重复,时间不能倒流,

  只有往事的回忆,才能找回流逝的脚印。

    

  1946年齐齐哈尔就解放了,我爸爸从火车站行李房主任调到了运输科,又随着铁道兵团南下到了哈尔滨、长春、沈阳……后来听说部队打到那里,他们就沿着铁路线跟到那里。直到1949年1月北平市和平解放,他们接收了铁路局后,我爸爸就留在了北平市铁路局工作了。因此,6月份我们全家就从齐齐哈尔市向北平市搬迁了。

  这次搬家我是最不愉快的,因为来接我们搬家的叔叔不让我带上我们家的那条大狗“虎奔儿”。说起这“虎奔儿”,我们可是有着非常密切的渊源呢;那是在我们家刚搬到齐齐哈尔时,有一次我父亲背着去市场上买菜,回家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我们只好在一家店铺门口避雨。这时我看见有一只很小很小的小狗正在门口外的一个水坑里顾拥(东北方言,蠕动的意思),没人管没人问的,非常可怜。我就央求爸爸把它抱回来,爸爸开始以为是有人家的狗没敢去抱,我想去抱又被爸爸给拽了回来,我急得都哭了。爸爸问过那家的店铺老板,他说是没有人要的狗,在那里已经两天了这时爸爸才从大雨中把它抱了回来。那个店铺主人找来了一块破布,帮助我们把那小狗擦干净了一些,我可高兴了,把它抱在怀里,那小狗被冻得全身都不停地颤抖着。雨下小了,爸爸把我放在他的脖子上,叫我抱紧他的头,他一手拎着买来的菜,一手抱着小狗,我们回家了。

  从那时起,那小狗就成了我的心肝宝贝,姐姐和弟弟们也都很喜欢那小狗呢。那时家里的生活虽然也很紧张,我们都吃土豆和榆树叶子来充饥了,小狗就更不用说了。它还是一天天地长大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它已经能驮得动我了,因为大人们都说;骑狗要烂裤裆的,所以我就不敢再骑着它了。狗小时候还经常和我躺在一起睡呢,大了,它就知道看家了,所以爸爸为它在院子里盖了一个狗窝,晚上只要有人靠近我们家,它那浑厚的叫声,没有人不害怕的。

  我这狗小时候,我们都叫它“奔儿”,与小朋友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的狗也都叫“奔儿”。我们商量着,都同意重新给自己的狗起个好名字,以免在一起时都叫“奔儿”,而分不清你的我的了。那时,我才给自己的狗起名叫“虎奔儿”的,因为老虎是动物之王,我的狗是狗中之王。

  “虎奔儿”和我最亲密,我到那里去玩,它都会形影不离地跟着我,搬家时我能舍得它吗?

  我抱着“虎奔儿”哭着、闹着就是不走,后来他们没有办法了,那叔叔就对我说;狗不能和人坐一个车厢里,只得把它放在行李车里托运才成,我就信以为真了。可是到了北平,行李都运回到了家中,怎么也等不来我的“虎奔儿”了。为了这事儿,我不但哭了好长时间,还和妈妈闹了好几次呢。后来爸爸答应再给我找一条好狗时,我才缓下心来,可是再怎么着也看不到我的“虎奔儿”了。

  因为我们是铁路职工家属,与火车站里的人都比较熟悉,所以以前经常和姐姐一起到火车厢里去卖水,有时还到空车厢里去捡一些旅客丢掉的东西。见过的都是那些排得满满的木板做的长椅子的车厢,车厢里面是又黑、又脏的。而这一次搬家可不一般,从齐齐哈尔搬到北平来的铁路职工家属,不只是我们一家。我们坐的是一节专用车厢,而且是“一级轻游车”(这是当时大人们说的语音,我不知道那些字是怎么写的,反正听大人们说那车厢是最高级的呢),车厢里又宽敞、又亮堂,还能躺在软床上睡觉。大人们都说路途很遥远,所以妈妈和姐姐准备了很多干粮。除了馒头和发面饼外,我最爱吃的就是糖炒高粱米面了,就像现在的炒面一样,只不过我不用开水冲就能吃。我是小勺崴着吃的,吃在嘴里甜甜的……

  还真没有想到,这一路上,竟然走了十多天时间才到北平前门火车站。听说当时东北虽然都解放了,但是一路上还经常有土匪和特务搞破坏,还有的说我们这是编制以外的专车,每到一个大车站都要等待编组后,再挂在一列火车上才能运行。所以,我们在哈尔滨、长春、沈阳都呆过两三天呢。

  我爸爸到火车站接我们了,自从爸爸被调到“铁道兵团”就离开了我们,与爸爸分别已经有两年多了,这次全家团聚,别提有多么高兴了。那时是六月二十九日(后来我父亲对我说的),正是北京最热的天气,爸爸给我们准备了一箱子的冰棍儿呢。出了火车站,我们全家八口人就都坐上了“洋车”(有人拉着跑的两轮车)。第一次到大城市北平,当时,也真的是土豹子进城,什么都新鲜。第一次见到,更是第一次坐上“洋车”(人力车),也是第一次见到三轮车,第一次见到“磨轨电车”(有轨电车)……

  我和爸爸坐在一辆车上,一路上简单介绍治疗白癜风疾病爸爸总是给我讲着道路两旁的建筑,这是什么使馆,那是什么教堂的,我都没有记着,只知道好像是走在外国的街道一样,后来才知道那是东郊民巷,以前的医治白癜风的知名专家刘云涛详解白癜风的危害常识外国使馆区。

  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北平的这些街道可比不上齐齐哈尔的宽阔和整洁,但是街道上的行人却不少,尤其是走进船板胡同时,不但路很窄,还是土路,有些人家为了凉爽或是怕尘土,把路面用水泼得湿湿的……

  我们家就住在船板胡同31号后门,那里是个大杂院儿,两扇大门向东开在南八宝胡同里。东西排列有四个院子,一进大门是前院,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院子,院子东南角有一棵大香椿树,院子的南北两面各有一排房子,都住了两户人家,中间一栋房子的两边是通向后院的过道,并且是与我们家一样的也是有两个房脊的连体大房,只不过前面那栋房子是住两户人家的。我们家住在第二个院子里,院子虽然不大,却是我们一家所有。而我们家的房子是前后都有门的白癜风治疗易进入的误区,后面的门出去就是第三道院,我们后门对面是与北面相连接的拐字型的瓦房,而再后面的院子则是个大花园了,那里有一棵老槐树,好几棵桑树,因为没有日管理,满院子都长着野草,那可是我们“捉迷藏”的好地方。

  记得我们搬去后,爸爸每天清晨都带领我们收拾院子,不但把院子里的土地都用铁锹翻起,还用筛子把土筛过,把砖头、瓦块、碎石子什么的都清理出去了,并用砖头垒起了两个花园儿来,而后又从别处弄来好多我们叫不上名字的花草栽上。我们还把其他的空地铺上了砖头,形成了花园甬道。

  紧接着,爸爸便为了我们上学忙了。大姐已经念中学了,虽然在我们家附近就有教会办的“女子汇贞中学”(后来的“女子第十三中学”),但是爸爸却给她找的是那时最好的“北平第一女子中学”。我和二姐与三姐都去了“北平铁路职工子弟第一完全小学”了。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3-26 10:0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