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回复: 0

一分钱两条人命(小说)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兜兜冇餹 发表于 2019-2-13 03:11:28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分钱两条人命(小说)
      
   
    这事怨我,我不该发火骂人,不该动手打人,更不该动刀杀人。
    我和钱富有是东西邻居,关系一向很好。打老一辈开始,赵钱两家就不分彼此,父辈更是亲如兄弟。到我这辈上,关系好象有点微妙。
    我们俩从小就不分你我,好饭伙着吃,好东西分着用;就是谈情说爱,也互相攀比。他找了个王家庄的大美女,我就搞了个李家庄的小靓妹;他国庆节结婚,我十月一日娶媳妇。他办喜事唱大戏,我就放电影。因此,谁都知道,我们俩是铁哥们,在有些事上又是死对头。
    这几年沾政策的光,钱富有做果品生意发了大财,旧房拆了盖起了高级的小洋楼,坐上了小轿车。一事顺百事顺,他老婆也给他争气,头胎生个闺女,二胎生个儿子,在农村儿女双全那是有福啊,把这老小子恣的,都找不着北了。我和他相比就差了远了,可能是赵家庄俺老赵家太正统了,弄什么都小手小脚,跟不上形势的发展,错过了大好时光,只能跟着别人的后面吃剩饭。开始我还是和他膘着干,但总是赶不上趟,人家赚了我赔了。倒霉事都摊到我身上了,房子是旧的,车子是除了铃铛不响到处都响的破自行车,连老婆也逊,一连给生了三个丫头片子,还罚了三万多块钱,背了个超生户的臭名,在老少爷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惨案就发生在十一月十八日,这天老天爷好象不高兴,阴沉着脸。我联系好了一个苹果贩子,打算把存在家里的万把斤红富士苹果卖了,讲好的四个头一斤的价格是八毛六分,小贩看过货,说是这天来车。因此,我一大早就找好四个人,准备帮忙装车。
    大约上午十点来钟,我听到了汽车喇叭声,以为是车来了,就忙着出去看看。是来装苹果的那车,车牌号我认得,可却停在了西边钱富有的小洋楼前。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忙找个地方给小贩胡老板打电话。
    “胡老板,怎么回事,是不是不要我的苹果了,咱可是说好了?”
    “老赵兄弟,不好意思,你要的价太高,再说你的苹果有虫眼烂疤,质量不行。人家钱经理的苹果,是三个头一斤的,又光又滑,又脆又甜,价钱每斤还比你的少一分。我又不是憨瓜,有好的不买,干嘛多花钱买孬的?!你说是不是?”
    “,你个王八的,你说话不算数,你不是男人,我早晚饶不了你,娘的B!”
    “赵憨妮,你嘴里干净点,有本事你找钱富有去。”
    娘的,我就知道是这小子捣鬼,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真是欺人太甚了,我恶狠狠地摔下电话,直奔钱富有的楼前。
    “钱富有,你给我滚出来!为什么抢老子的生意?”
    自从钱富有发达后,我怕丢人,他也看不起我,所以我们之间就没了来往,过去那种亲如兄弟的时光没了,有的只是矛盾和仇恨。我不明白,人怎么变化这么快,一胖了就开始喘,唉!
    “憨妮兄弟,谁抢你的生意?你把话说明白点,不要血口喷人啊?!”
    钱富有穿着治白癜风的办法一身不是很合体的“新郎”牌西服,扎着花格子领带,挺着大肚子出来了。他笑呵呵的,似弥勒佛,满脸喜气。只见他嘴角上叼着烟卷,两只蒲扇般的大手,一只拿烟盒,一只拿烟卷,正在给围过来的人们分烟,那架势,就同他手里拿着绣花针,一下一下朝别人手里戳着。根本没拿正眼看我,好象没我这个人似的。
    看着他这种小人得志的神气劲,像是中央领导下来视察的那种模样,我的气不打一处来。过去积攒的愤怒一下子爆发了。
    “钱富有,你个王八的,你个狗日的,你别装好人。你心里明白!”
    他停止了动作,把嘴角上的烟头吐在地上,用脚猛踩了一下,抬起头,一脸不屑地看着我。
    “赵憨妮,你骂成都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人,找死啊?”
    我知道,和他相比,不论从哪方面,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我又是个不服输的人,明知不行,也硬撑着,咱就这脾气。
    “我骂人,我找死,你哈着我了?你能得不轻,为什么八毛六一斤的苹果你非卖八毛五?一分钱你都看在眼里,你是人吗?你娘的个B!”
    可能人多,钱富有一时下不了台,刚才的笑模样没了,脸有点发白。
    “我不知道你胡说什么,没影的事,我也懒得给你说。你看你那德性,怪不得你是绝户熊。你老婆要是跟着我,生什么样的儿子生不出来?!”
    我最恨别人骂我绝户,更恨钱富有看我老婆那色迷的样子,我从很早就怀疑他和我老婆有一腿。他这一说,我马上觉得他确实和我老婆有不正当关系。凭什么我老婆跟你?!娘的,仗着有俩臭钱,烧得不轻。这个仇不报,我还是人吗?
    “什么?你骂老子绝户,我给你拼了!你个狗日的!”
    “别吹大气了,打从小我就知道你的本事,就是吓唬小胆的行,来吧,拼拼试试。”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一下子冲过去,照他的胸前就是一拳。谁知他一闪,来了个顺手牵羊,反倒把我弄了个嘴啃泥。
    “哈哈,就这点本事,还拼啊?丢人啊!哈哈哈......”
    我爬起来,又冲上去,抱住他的腿不放。谁知他三下五除二,还没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就被撂倒地上,四爪朝天,惹得人们哈哈大笑。
北京看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有名    “哈哈,怎么样,不行了吧?滚吧!”
    我站起来,恼羞成怒:“好,你等着,我非杀了你不可。”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钱富有气哼哼地说。
    一会儿,我拿着菜刀回来了,两眼喷火:“姓钱的,你个王八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种的你过来!”
    钱富有在我回家拿刀的工夫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议论,好象不生气了,满不在乎。
    “怕你不成,我把头给你,看你有没有这个胆?”说着,钱富有走到我面前,真的把头伸给了我。
    “来啊,来啊,动手啊,不动手是孬种!”
    此时,周围有很多人,他们有的认为我是开玩笑,有的认为是闹着玩,还有的嘴里喊着“动手啊动手啊”在瞎起哄。在他们看来,我和钱富有打架,不到一米六的小瘦子打一米八五的大胖子,后果不是很清楚嘛?!像小孩打大人,是瞎胡闹,没什么戏。总之大家都在看热闹,没有一个出来劝阻。
    钱富有洋洋得意地看着我,那意思是说“就知道你不敢,胆小鬼”,嘴里喊道“有种的痛快点,我要是眨一下眼,就不是俺娘养的”。
    此时,我感到到处都是嘲笑声,脑子一片空白,拿刀的手不由自主地砍了下去......
    “憨妮,不要啊......”
    身后传来老婆的声音,可是晚了,惨案就这样北京中科白癜风康复明星发生了......
    我愣了,傻了,倒在血泊中的钱富有,最后只说了一句话:“兄弟,我能在乎......一分钱吗......你误会......了......”
    钱富有走了,我也该走了,我后悔啊,怪就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几句话的事就闹出了人命案子,怪就怪人们以为我只是吓唬人,不会动菜刀,没有当回事,可世界上有卖后悔的吗?!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4-23 18:1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