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通讯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回复: 0

总算扒上第700层“楼”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pepwv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700篇》

    

    第700篇总算扒上第700层“楼”

    

    我把完成一篇短文当爬了一层楼,终于完成了第7个百篇,于是一阵兴奋:“扒上第700层“楼”了!”

    

    记得一次煤矿体验生活,是乘升降机下井,要出井时候突然停电。黑乎乎中茫然,靠头上那盏明明灭灭的矿灯一层层往上爬。好心慌呵,抬头望见一拳头那么大的亮点才是出口,心慌了,还腿打颤。似乎过了好久才爬到了洞口,豁然开朗。

    

    完成700篇又一次体验了“爬”的滋味。能爬上去吗?有些战战兢兢。终于一片开朗,怎能不高兴呢。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传递健康和希望
    这700篇短文有褒有贬,深深体会了什么叫见仁见智。有人说越写越好,词汇越来越丰富,形式越来越多样,语言越来越生动,构思越来越放得开。也有说我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间医院最好越来越放肆,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屎、尿、屁、屁股都入篇章,越来越不成体统。

    

    我不这样看,已不是那“一边倒”年代,我抱着见仁见智的心态,不论褒贬,淡淡然。

    

    已完成了700篇,还是从古来稀年起步,怎能不快乐呢?有人说,幸福其实很简单。我的感受与之略同,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又简单。

    

    人之间不一样。有人叱咤风云才快乐,巴不得天翻地覆,有人喜国泰民安,有人能自由自在就快乐了,有人已高官厚禄金银成了山,还不满足,有人丰衣足食就能其乐融融,甚至做梦娶媳妇、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也其乐无穷,得空想的许愿,被欺骗了也乐滋滋。

    

    看不同层次的人群,连自然界也不千篇一律。有鱼虾摇着尾鳍水中游弋的快乐,有狗得主人赏赐一块骨头就频频的摇尾巴,有猫撕咬着老鼠高兴得喵喵叫的快乐。

    

    人呢?花伞在街上人群中袅娜如流是快乐,茅屋草舍含饴弄孙的爷爷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有“天上人间”紫醉金迷,怀抱倩女的快乐,更有居高堂,颐指气使才快乐。

    

    谁都想物质丰富,我也想。然而不因为日子平常就唉声叹气、眉结不解。

    

    事物有两面性,物质丰富未必就是好事,金钱美色多得滥了还可能成短命鬼,等不及后代长大就呜呼哀哉。过分追求物质的同时,往往同时失去了其它的,失去了生活的本色,包括自己的人格、体面、名声、尊严感。

    

    人人北京白癜风治疗的医院在哪里都想多得到幸福,不能得多的看别人得多,觉得他们快乐,于是觉察不到自己也在幸福快乐中,因为眼睛死盯着物质生活。其实,人不能仅是生活在物质中。

    

    过去年代片面强调精神。“物质变精神”被绝对化当然不对,没钱吃饭穿衣住屋,肚子里成天叽里咕噜能精神吗,不能,更不能创造精神。

    

    60年代初的记忆犹新,几乎每天吃完晚饭就熄灯上床。那是集体宿舍,有同事发起精神会餐。肚子对精神会餐可是不满极了,我们说得乐滋滋、嘻嘻哈哈,它、发牢骚、愤愤不平、叽里咕噜不停。

    

    年轻人的肚子很重要,吃不饱饭就不好受,老了,消化力越来越差,便不太在乎吃。孩子要给我买营养品,我不要,那玩意虽然对身体有好处,说不定也有坏处,一分为二嘛。

    

    我把精神看得更重要一些,我说,给我买补品还不如多看几篇我的文章更能提神,看后说句喜欢,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比十全大补丸的功效都高。

    

    我不是乐观的人,也常忧心忡忡。是说假话唱高调吗,不是。我说假话唱高调会脸红,甚至结巴。过去年代政治学习,不得不人云亦云时我常躲开去厕所,卡介苗预防什么就因为受不了脸红结巴的难堪,宁愿被看成“懒人屎尿多”。

    

    我的“高调”大多都是为了鼓励自己该怎么样做。

    

    我很小家子气的,一点小成绩就能得到满足。比如喜欢废物利用、修修补补带来的快乐。孩子笑话,便宜东西,何苦?哪是为钱,还有价值体现的快乐。

    

    已经爬完第七百层楼,还爬吗?爬!能得来快乐为什么不爬,马上起步往800层踏。

    

    开始写短文是因为有所感,思绪在脑子里盘桓不断,甚至膨胀,于是写一篇玩,省得总在脑子里流连往返。

    

    不料盘缠不断,成生活中的必不可少,一篇又一篇,百篇又百篇。往事既有不堪回首又有不尽的快乐,我干脆把它敲进屏幕消遣。有人说写文章是玩文字游戏,没错,有人就称作“码字游戏”。

    

    玩过手掌游戏机,嘟、嘟、嘟的一声声,几天后就觉得没意思了,七老八十的人玩那小玩意岂不被笑话,于是上网玩码字游戏。

    

    码字很容易,有困难时把字典词典拽来当帮手。要码得有味,能给人知识,码出了历史和社会知识,码得有人说好,可就不容易了。

    

    论坛发文没名利可言,对我这年纪的人也没作用了,然而如果网友喜欢,说几句好话,心里肯定高兴,乐意发稿,如果反应冷淡,总以“问候”“祝好”,自然也会兴味索然,还是有着名利的“尾巴”。

    

    爱赞誉之心人皆有之,谁都不能脱俗。好比给官员拍马屁,几乎没有不笑嘻嘻的,给“行贿”,更没有不笑纳的。反过来,索要按文件规定该给的,那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或者横眉怒目、贼眉鼠眼,如同“不共戴天”的架势,绝不能“笑纳”那般慈眉善目、眉飞色舞。

    

    感怀该结束了,本着一贯自我鼓励原则,最后为自己叫一声“乌拉,乌拉,乌拉!”

    

    这是五十年代看苏联电影,苏联领导人红场检阅时的场面,我不懂嚷什么,同学说是“万岁,万岁,万岁”。我不信,外国没有称万岁爷的传统,该是高兴的喊着“好呀,好呀,好呀”,或体育竞赛中的“加油、加油、加油”。现在还这样理解,所以就给自己嚷嚷几句以资鼓励。

    

    “万岁”可不能乱嚷的,前许多年去婺源参观,当地人告诉,前前总书记回祖籍,山上做了“某主席万岁”字样,小学生打了“某主席万岁”的小旗就遭反对,如果“乌拉”是“万岁”,哪敢如此胆大包天哦。

    

    再嚷嚷一声:“乌拉,乌拉,乌拉!”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7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Archiver|手机版|通讯六

GMT+8, 2019-2-19 12:2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